电竞彩票在哪买

刀塔自走棋

从V社新作刀塔霸业来看DOTA2背景故事

2019-6-19 15:09:42 来源:小黑盒

大家好,这里是南山怪大树,A卡背景系列已鸽许久,趁《刀塔霸业》的船新版本刚推出之际,我在提刀怒砍G胖之余,再来和大家讲会儿Dota2的故事。

1.前言

打开刀塔霸业,首先映入眼帘主界面就不免让人产生一些联想。抛去另外两位完全陌生的角色,左一的体貌形象很容易让人联想到Artifact中的另一位头上长角的女性,卡牌牧神乔莉西亚(Jolixia)。

拳击比赛押注用什么app

不过在Valve发布了公开图后,这一猜想破灭,从其犄角的纹络来看,我个人更倾向与把她归类于Dota2中痛苦女王这类魅魔的亚种。

而通过Artifact原画师(也是DOTA2的画师)曾经公布出的原稿来看,卡牌牧神乔莉西亚的种族可能与小鹿这类自然精灵更相似一点。

下图并未有确切消息确定为乔莉西亚,是由我从上图推断的设计稿

不过值得吐槽的一点是Artifact中乔莉西亚定稿的漫画颜值和设计稿相差甚远,或许是漫画中的乔莉西亚已是中年之态,又或许我一开始就推断错误了呢?

漫画中的乔利西亚

进入刀塔霸业的装备浏览界面,可以发现刀塔霸业贯彻了Valve的一贯作风,每件装备后都有着些许描述。不过可能是因为游戏制作的时间略显仓促,又或是刀塔霸业只是DOTA2世界观下一小部分(可能整个故事都只在小小的白色尖塔内发生)。

与Artifact中动辄数十上百字的卡牌描述相比,刀塔霸业的描述显得有些简陋,并且通篇的描述人只有“白色尖塔销赃人泽诺克”一人。

或许刀塔霸业的卡牌背景会在后续更新中再加以补充,又或许Valve仍不愿放弃Artifact的正统地位,想继续在Artifact中补充Dota2的世界观。但这些都是后话,我们先听听泽诺克能给我们带来那些新奇的故事。

1.1新晋角色

首先是DOTA2以及Artifact中都未尝出现过的三个名称,他们分别是:

刺客天赋中出现的葵艾特(Quiet),

辉耀描述中出现的哈伯根(Hobgen),

萨满天赋中出现的恩诺(Enno),

抛去这三个陌生的人物,我们接下来就能看到点熟悉的人物和故事了。

2.半人马

首先是猎人天赋中讲到半人马一族。

在我写过的背景故事四中明确讲过了半人马一族与雷肤兽的猎杀关系,没玩过Artifact的可能会奇怪猎人天赋与拿大斧的人马有啥关系,放张Aritfact的原图应该能给大家解惑一二。

3.蓝宝石教团

在我写过的背景故事二中教充分的介绍过了蓝宝石教团,在此就简单的再聊聊这个蓝宝石教团。蓝宝石教团是Artifact中的巨型法师组织,水晶室女就是隶属于其的一员。

皮尔庞特

并且蓝宝石教团的执政官皮尔庞特(Pierpont)与超维空间之主虚空假面曾签署过一份超维世界条约,考虑到本篇篇幅也就不过多赘述,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翻一翻原文。

可能为皮尔庞特设计稿

那这边我们就先聊点新鲜事物,刀塔霸业的描述中讲到西瓦的守护曾藏在蓝宝石教团教团的宝库中,联系到Artifact中的描述,我们可以发现在Artifact中的背景下,用以封藏宝物的地点一般是焦黑大殿蓝宝石教团

悲玫城的焦黑大殿封锁着封神之刃等一系列神器,蓝宝石教团保存着的西瓦却流落到了泽诺克的手中,看来蓝宝石教团的内部也并非铁桶一般。如是联系,被蓝宝石教团没收的超维世界沙漏偶尔的流落市场也可能并非只是巧合。

4.白色尖塔和洛琳·拉山

接下来以我们的老朋友,不入流的欺诈师米波为切入点,聊聊刀塔霸业中的“白色尖塔”,以及这位罗林·拉山。

4.1白色尖塔

首先是白色尖塔,刀塔霸业中频繁出现的白色尖塔一次也曾在Artifact中出现过一次。在米波的卡牌描述中写到,米波曾在白色尖塔赌信使,最终欠了碧玉会一笔高利贷。

通过米波的赌博、泽诺克的销赃,我们可以确定白色尖塔应该为dota2世界观下的一个黑色地带,这里也能间接佐证我对于刀塔霸业主界面那位女性角色种族的猜想,毕竟只有在这种场景出现恶魔(魅魔),不会引起人群的恐慌。

联想到刀塔霸业中所有的装备都有泽诺克的评论,我们不免会产生“自走棋”是否只是白色尖塔中的娱乐项目,中立回合获得的装备是否是泽诺克出售的这种猜想。

不过这些都还要看V社的后续更新,我们还是回到米波所说的碧玉会这点上罢。

米波的长篇卡牌描述中,我们也能看出米波对于洛琳·拉山的忌惮。

4.2洛琳·拉山

这个洛琳·拉山就是碧玉会的老板,同时还兼顾着狗头人王牌间谍、破坏者等身份。与其地位相匹的,是他背后所牵扯到的诸多大角色。

从暗黑地牢中逃跑出来的小鱼人斯拉克与他交情匪浅,瑞文泰尔的三大商王之一的铁雾之王黄铜先锋曾出钱雇佣洛琳·拉山(推测),让其除掉威胁着的罗赛尔。而洛琳·拉山也不愧为王牌间谍,不仅轻松游走与铁雾与罗赛尔之间。

其碧玉会的业务甚至都扩展到了天辉夜魇间的遗迹大战。

从“自我破坏”这张卡牌描述收买天辉小兵制造内部造反,以及撼地者所遭遇到的狗头人袭击(插画“回音击”推测)来看,碧玉会在遗迹大战中并无明确立场,而是两边通吃。

这也怪不得A卡中的德比会不惜得罪三大商王中的晴风领主(DOTA2中小仙女的家长)来设法加入碧玉会。

5.癫狂之月

刀塔霸业中的银月之晶提到它可能是由癫狂之月的碎片铸成,癫狂之月则是DOTA2最初的设定,也即是天辉与夜魇的起源。关于癫狂之月我在A卡背景故事七中已经讲述过,这里不多赘述。

DOTA2中关于银月之晶的描述为女神赛利蒙尼的眼泪,我无法确定这究竟是设定冲突,亦或者月神赛利蒙尼与癫狂之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如是后者,那么这可能会牵扯出一个重大阴谋,赛利蒙尼是否是癫狂之月所囚禁的两个远古智慧之一,如果是那么她降临世间招募月之骑士、月之祭祀扩张势力又是否是为了终结遗迹之战——两个远古智慧战斗的具象化战争

6.最后再提两点

6.1太古天赋

刀塔霸业中的太古天赋中所说的“死亡只是个开始”,这点回顾DOTA2于15年公布的漫画“迷之召唤”就不难理解,“死亡只是被谜团支配的新生”。

6.2吟游诗人小古(GoodKind)

这对搭档的故事我早已说过,在此就只贴几张小古的设计稿,想要听故事、找原画稿的可以在下文点击链接。

对了,从设计图推断,DOTA2漫画最后的要塞可能也出自这位画师之手。

目前关于刀塔霸业的相关信息,就到此结束了,这里是南山怪大树,许久不曾动笔写稿,略有生疏,文中可能出现字句不通顺之处,望各位看官海涵。最后用一张刀塔霸业的图,送给目前凉凉的Artifact,这里是南山怪大树,我们下次、下次再见。